Categories
(kaiyun)开云.体育app注册_下载主页

迪玛希:活出向往的生活

上帝给了迪玛希天使的面孔,也给了他“魔鬼”的声音,他的声音清澈深远,在4.5个八度音阶中自然游弋。4.5个八度是个什么概念?大多数流行歌的音域在一个半八度左右,民谣小清新大概在一个八度。音域到了两个八度的歌就已经很难唱了,比如汪峰的《存在》和被视为男歌手演唱能力的试金石的杨宗纬版《洋葱》。即使不是粉丝,也会认真地赞赏一句,这样的现场,“很美”。

再对比迪马希的现场《第五元素》,高音升了key,低音部分降了key,加上些许花腔转音,而这首歌的创作的时候,是给电影里的外星人唱的,高音和低音部分都由电脑制作完成。而靠人声完成这首歌的时候,那年,迪玛希刚好20岁。

从5岁起,迪玛希说,他每天都要去音乐学校,几乎不曾间断。5岁的年龄,对对很多人而言,只是一个模糊的记忆,当大部分人,还在玩着过家家的游戏,对一切全然未知的时候。迪玛希在音乐教室里,一个接一个小时的苦练,一个音阶一个音阶地拓宽自己的音域。16岁那年,合唱团里缺人唱高音,迪玛希被叫去,唱合唱团里的第一女高音。

早年迪玛希在接受自己祖国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卫视访谈的时候,他提到了小时候的一件小事:“我从小就梦想能在大舞台上表演,因而每次画画时,别的小孩子可能画的是飞机,房子,我经常画一些在舞台上表演的麦克风之类的。”

他说,在他两三岁的时候,演出需要小孩子拿着花束在舞台上,他站在台上,台下的人群开始骚动,那时,他觉得,站在舞台上的感觉是那么好。“我从未想过,会选择音乐之外的职业”音乐的种子,在这里开始生根发芽。

所以,S.O.S的艳惊四座不过是天赋加上日复一日练习的回报,古典空灵的声音,和迪玛希俊美少年的形象相互辉映,高音可揽九霄月,低音可开尘埃花,不外如是。

有天才的才华,却没有天才的骄傲,这是难能可贵的。迪玛希对音乐,有一股特别的拧劲儿,为了收音是用高音还是低音这样的问题,可以只睡三个小时,外界评价他曲风太过单一,就尝试《up down funk》这类放克乐,说他唱歌没感情只顾炫技,就开始认真学中文唱《秋意浓》… …

“教练,我想打篮球”,《灌篮高手》三井这句话,曾让每个背负梦想的少年热血沸腾。当初的热血的我们逐渐步入20,30岁的年龄,逐渐被生活磨去棱角,樱木花道,三井这些人,也渐渐成为黑白漫画中的封存。但当看到《歌手》中迪玛希沉浸在音乐中的表达时,就像当初看见三井一样,让人动容。

“天赐良缘,遇见迪玛希”这是合伙人阿来每次在迪玛希登台表演之前的开场白。对于观众来说,看见天才驰骋在自己擅长的领域,同样是一件幸运的事。

早在参加《歌手》之前,迪玛希就已经拿过国内外大大小小歌唱比赛的冠军,哈萨克斯坦青歌赛冠军,斯拉夫集市男子组冠军… …与丰富的履历相对照的是,一颗难得的平常心。

前些天迪玛希受邀赴戛纳演出,现场的安检口分为两个,一个靠近马路边,几乎所有的媒体都排在这边,而另一个,媒体寥寥无几。戛纳红毯,向来是明星们的必争之地,在其他人想尽办法想在红毯上多走几秒的时候,多曝光几秒钟的时候,迪玛希只远远看了一眼长长的队伍,转身走向另一边无人问津的红毯。大长腿几步嗖嗖迈过六十米长的红毯。只在红毯上留下一张照片,被调侃为“史上走红毯速度最快的明星”。

在拿到第一名的时候,迪马希做的第一件事是给抚养自己长大的奶奶打电话,并表示,这份荣誉也是奶奶的。接受采访永远以“哈萨克有句谚语”开头的,一心想把哈萨克的音乐唱给世界。

爆红之后,迪玛希自然受到了更多的关注,其中就包括他的祖国哈萨克斯坦,迪玛希的父母在接受采访时说道,要他做人民的儿子。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我是很惊讶的,这样的言论,放在今天来看,似乎并不时髦,甚至有点过时。但他成长的环境,他生根的祖国,自然而然对他流露出这样的期望。

You May Also Like

More From Author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